主页 > 现实论文 >前戏谷执行长洪岳农:服贸对台湾游戏业没什幺明显好处 >

前戏谷执行长洪岳农:服贸对台湾游戏业没什幺明显好处

2020-06-19 09:04:30 来源 : 现实论文 点击 : 233

前戏谷执行长洪岳农:服贸对台湾游戏业没什幺明显好处

服贸争议暂时不会歇止,虽然网路上已有许多正反论述,不过对于 Inside 读者所关心的网路业分析却不是很多,也许原因之一是大家对于网路是不是一种产业仍有不同看法,而现在几乎所有产业其实又都跟网路有关,真要论证起来,是非常庞大又複杂的课题。但我们仍希望透过产业内人士,请他们就自己的角度,评析服贸对自身产业可能产生的利弊影响,期盼带给读者更明晰的视野,也非常欢迎网路圈朋友或对此议题有兴趣者 投稿 或与我们联繫。

今天我们首先问到前和信超媒体戏谷执行长,现任赛博社群数位创办人洪岳农,请他与我们谈谈服贸为游戏业带来的好处,以及可能造成的冲击:

1. 服贸对台湾游戏业有哪些利弊影响?

谈论服贸,不能只从这个协议谈,要把整个服贸,放在两岸游戏产业的大架构,才能够看清楚整个状况。两岸的游戏业之间,其实是处于非常不公平的竞争状态。怎幺说呢?目前两岸的游戏业状况是,台湾公司很想到中国大陆去赚钱,但却没有办法到中国开设分公司或子公司,但中国的游戏公司,却大量透过第三地的境外投资,在台湾开设了不少间外资皮陆资股的游戏公司,大赚台湾玩家的钱。如果加上手游的境外营运,其实中国游戏公司已经至少佔领了台湾游戏市场接近甚至超过一半的产值了。

问题是,当你仔细看看服贸协议关于游戏产业的内容时,你会发现,咦?奇怪,台湾不是没有开放大陆游戏公司来台湾做营运吗?境外营运不是也没有开放吗?那为什幺现状是这样呢?这个问题,就要去问经济部投审会/工业局,为什幺不拿当初追红火案的资金来源的认真程度来审核这些透过 BVI 或 Cayman 进来的资金到底是从哪来的呢?

所以,纯粹就服贸协议表面上的文字来看,其实台湾游戏产业是佔便宜的。台湾理论上只开放中国大陆游戏公司来开设研发公司,开设营运公司或境外营运都是不开放的。只可惜这些优势只存在纸面上,而不是现实。

至于陆方开放给台湾的,是答应台湾开发出来的游戏,到大陆取得版号,审批期可以缩短到两个月。但是,陆方可没有答应你两个月后会拿到版号喔。所谓的审批完成,也包含退件,要求你需要修改部分游戏内容后重新送审。所以,台湾游戏公司是否真的能佔到便宜呢?恐怕也未必。

整体而言,服贸对于台湾的游戏公司,影响微乎极微,除非经济部投审会有本事把所有假外资真陆资的公司抄掉,否则服贸唯一可能的正面影响,是部分急需投资的游戏开发公司可以取得陆资挹注资金,以及优秀的游戏开发人员在抢人才大战下,可能会有薪资的待遇提升。

但这会让台湾的游戏公司赚更多钱,让台湾的游戏产业更健壮吗?只靠所谓的缩短审批期到两个月,恐怕是缘木求鱼。

2. 您在 Facebook 上提到「服贸过的话,我也会获益良多」,请问是哪方面的获益呢?假设服贸真的定案,对贵公司的发展策略会有什幺改变?

所谓的获益良多,主要是未来要开发的游戏类专案,相对得更容易取得投资。台湾的资金对于投资游戏开发都非常保守,相对的,陆资在游戏开发的投资上远比台湾资金积极。

服贸如果真的通过,其实对我目前的公司发展策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的。毕竟台湾的公司现在要能够成功,绝对都得立足台湾放眼世界了,考虑到中国市场的封闭性,欧美市场或东南亚会更有意义。服贸唯一可能带来的好处,就是资金流,我想我可能会考虑把部分业务/专案卖给中国的相关厂商或引进陆资投资。

但若一个公司的 51% 都是大陆资金,请问这个公司还算台湾游戏业者吗?还是中国业者的台湾营业处而已?你不会把微软的台湾分公司说他们是台湾厂商,你会叫他们外商,不是吗?

3. 台湾游戏厂商其实过去已有前进中国的经验,但多铩羽而归,请问您认为原因是什幺?而服贸的签订,这些公司闯蕩中国就会比较顺利吗?

台湾游戏厂商在中国大多失败,早年的原因主要是中国对于自己厂商的保护以及对外来者的限制重重,对于想去中国做营运商的台湾游戏公司都受到重挫。但过去几年,最主要的失败原因则是在于两岸游戏厂商的实力落差,以及台湾的游戏製作商不了解大陆市场的喜好。

服贸的签订,老实说,对于台湾游戏公司闯蕩中国不会有什幺真正的帮助。做得出好游戏,就算审批期是六个月,大陆的营运商也会愿意为你打通关节,把游戏伪装成内版在中国上市。做不出好游戏,审批期是两个月也会在中国市场一败涂地。更何况,审批期两个月,只要退件一两次,就跟审批期是六个月没什幺差别。

简单来说,台湾跟中国游戏厂商的市场竞争,面临了法规上的劣势以及规模上的劣势。

台湾游戏厂商要在中国市场闯蕩顺利,需要的是中国愿意让台湾游戏厂商在中国开设持股能超过 51% 的营运公司。但即使陆方开放了,也不代表台湾游戏公司能够真的成功,只是把双方原本在法规上的不公平落差减少一些而已。但规模上的劣势,无论如何现在都已经难以弭平了。

4. 游戏产业振兴会 、 智冠 、 乐陞 高层都曾公开挺服贸,对此您有什幺看法?

对于台湾的游戏产业来说,现在其实是处于一个很可悲的状态。所有服贸里面说台湾不开放给大陆的,其实全部都被入侵了,对于台湾的游戏产业,已经没有东西可以输了,Nothing to lose。所以纯粹从单一产业的利益的角度来看,就算台湾拿到的是帮助微小的审批期缩短,也总比什幺都没有好。

举个例来说,台湾的游戏产业看服贸,就像一家便利商店,遇到一群强盗,把里面的商品劫掠一空,然后强盗要走之前,拿份合约给便利商店店长,说你刚刚店里所有的商品我都用一百块买了,这里是台币一百块,你愿意签我就给你。这个时候,当你是便利商店店长,你该怎幺选择呢?被抢走的商品可能价值几十万,但你不收这一百块,可能就什幺都没有了。

个别公司的立场我就不评论了,毕竟有公司是因为老闆个人立场而支持,有公司是因为需要陆资挹注而支持,有的公司可能正好有一两个新产品想卖到中国大陆,也有公司是纯粹为了不要得罪对岸政府而支持。商场的第一守则,就是千万别跟政府作对,如果现在跳出来反服贸,等于是同时跟台湾与中国的政府作对,请问哪家厂商有胆这样做呢?

连我自己接受这个访问,都也有毛毛的感觉,担心哪天会不会影响跟中方厂商的合作。要知道,中国是政治主管商业的,只要主管机关给点指示,没有厂商敢逆着走的。

5. 其实现在台湾游戏市场大半市佔率都是中港游戏商夺下,服贸的通过虽然开放游戏业进军中国的管道,但对「台湾整体」游戏产业有助益吗?还是说反而负面的影响更多?

首先,我要纠正这个问题的问法,因为服贸并没有开放游戏业进军中国的管道,最多只能说之前台湾游戏业进军中国有二十道关卡,现在减少半道变成十九道半的关卡而已。

其实前面都说得很清楚了,因为台湾游戏产业已经惨到极点了,所以开放服贸其实很难让台湾游戏产业更糟。但缩短审批期到两个月对台湾游戏公司根本没有什幺帮助。

现在的服贸,对台湾游戏产业的影响大概会是下面几点:

以上这两点,对于既得利益者当然是好事,但当游戏公司变成陆资主导时,赚的钱也都是让陆资股东赚走了,这些公司还能算台湾游戏公司吗?

提升游戏产业开发者的待遇,或许会是服贸通过的少数好处,但这也是拿营运行销的高阶工作转移到中国为代价换来的。至于我认为对台湾游戏产业最重要最想要的攻入中国市场,服贸根本没有帮助。当然,我相信有些游戏业老闆会跟我採完全不同的看法,这部分就要等时间来证明了。

台湾游戏产业真正需要的是,要嘛就是让台湾游戏公司能够到中国开设持股超过 51% 的营运公司,而且全面取消游戏版号制度,或者是请经济部投审会把台湾的假外资真陆资公司都关掉。这才是对台湾游戏产业真正有帮助的。

如果服贸可以谈到上面的这个条件,纯就游戏产业的立场,我会愿意支持。但若是目前版本的服贸,我认为游戏产业不应该为了自己几乎少到几乎没有的优惠,而忽略了服贸对于台湾整体经济的影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