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现实论文 >健康,值得传承的美好 >

健康,值得传承的美好

2020-06-18 07:22:53 来源 : 现实论文 点击 : 640

健康,值得传承的美好

把健康带回家

帛琉校园计画是个长远而深入的计画,不仅让孩子吃得营养、维持运动习惯,终极目标在于改善他们的饮食观念。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挑战。

二○一五年三月,已经是第五度前往帛琉的廖淑芬,这次有个全新任务,要让两位替代役男,顺利进入帛琉公立小学,执行难度颇高的营养教育计画,试图透过孩子,把新学到的观念带回家。

这项计画,在帛琉第三大的公立小学进行,为了顺利推动,有不少前置工作要準备。

首先,在进入学校进行营养教育计画之前,必须先做两件事:第一,就是这项计画必须通过人体试验委员会(Institutional Review Board,IRB)审核,检查是否会侵犯人权、伤害孩子。

第二,展开招募计画,因为帛琉人相当尊重孩子的民主与人权,必须出于孩子自愿,才能让他们加入计画。

还好,计画获得这所小学校长的大力支持,最后全校有五十一位学童全员参与。

适合帛琉孩子的计画

準备工作做到这里,还不够。接下来,必须调查、了解帛琉人的生活习惯,才能设计出真正适合帛琉的计画。

「我们在介入之前,先在学校进行问卷调查,除了询问孩子摄取蔬果的频率和运动状况,还会了解他们房间里有没有电视或3C产品。因为如果孩子的生活空间里头有这些东西,很直接的影响,就是运动时间会减少,」廖淑芬把计画的重点,放在两大主轴:规律的运动与增加蔬果摄取。

小学一年级(六至七岁)的帛琉孩童,体型大多还算标準;但是,到了八年级(约莫国中年纪),女孩子就会变得比较胖,可能是饮食的关係,也可能是青春期荷尔蒙的作用。

「台湾跟帛琉的孩子,肥胖的原因不同。台湾的孩子有升学压力,因此多以静态的课堂学习为主,缺乏运动;但帛琉的孩子没有升学压力,在学校活动与游戏的时间很多,因此推论他们运动的时间数可能足够,」廖淑芬说。

因此这项计画与课程的第一阶段,是先让小朋友认识蔬果,让他们喜欢摄取即可,并以营养午餐来调整他们的饮食习惯。

根本不吃午餐怎幺办

这样的规画,看似理想,在现实中却有不同的状况。原来,帛琉的公立小学,原本就有帛琉教育部提供的免费营养午餐;一球米饭、一道菜,还有一杯冰开水。

可是,帛琉小朋友早上七点半上学,十一点半午餐,在这之间,有时家长还会帮孩子準备点心,再加上下午两点半就放学了,即使不在学校吃午餐,也很快就可以回家吃。这些情况,就会影响孩子食用营养午餐的意愿。

「为了让孩子喜爱健康的营养午餐,我们请替代役男监控厨余量与厨余内容,再将结果与厨师讨论,或让孩子参与票选,了解他们的喜好,以增加食用营养午餐的诱因,」廖淑芬说:「这也是对厨师的激励,让他们掌握孩子的喜好,改变口味与烹调方式;看到自己烹煮的菜色被孩子吃光,他们会更有成就感!」

「我们的计画,也鼓励小朋友在校园农场栽种蔬菜与作物,让他们了解这些食物的生长过程,对食用蔬果就不会那幺排斥。同时,也藉此增加他们户外劳动的机会,」廖淑芬强调「从做中学习」的概念。

天天五蔬果

不仅如此,还搭配台湾「天天五蔬果」的概念,强调每天至少要吃三份蔬菜、两份水果,以有效预防慢性和心血管、癌症、肥胖、糖尿病等疾病。

这个计画,让全校八个年级学生轮流上课,每週一次课程。

当然,课程之外,也有激励制度:如果小朋友每週吃下一定数量的蔬菜水果,或达到某个规定的运动量,就会发给点数。集满足够点数,可以获得奖品。

大家来扯铃

对孩子来说,要吸引他们运动,必须先让他们觉得那运动不会枯燥无味。那幺,什幺运动才符合这个条件呢?

答案是:扯铃。这个做法的灵感,来自蒙古。

「二○○八年,新光医院曾到蒙古共和国首都乌兰巴托进行医疗服务,当时随行的辅大体育系学生,曾教导当地孩子扯铃游戏;仅仅一星期时间,就有不错的学习效果!」邱浩彰回忆,「为了更有效推动计画,我们想到,可以融合一些吸引当地人的活动,因此才把扯铃放进校园计画当中。」

其实,这个做法有点像是暑假作业,结合家长的力量,让孩子持续吃得营养,并且维持运动的习惯。

不过,校园计画是长远而深入的计画,它的终极目标在于改变观念。「看到孩子们在知识与观念的改变,这才是更重要的!」廖淑芬对此坚信不疑。

疾病,有时是一种文化的累积

从小改变知识与观念有多重要?在老一辈帛琉人的想法中,某些疾病代表特定意涵,往往会让他们不愿意别人知道自己的病痛,也就无法正视自身健康的关键问题。

根深蒂固的观念,很可能影响帛琉人疾病治疗的时机。

疾病的产生,有时是一本民族誌,唯有真正深入文化,才能直触问题的核心。

与时间作战

这些概念,早已成为一种根深蒂固的民族性,即使对病患再三耳提面命,也没有太大作用。外来的协助,往往到达某个程度,就会陷入瓶颈。

要真正解决问题,基础教育还是最釜底抽薪的办法,从小建立正确的观念与习惯,才可能自根本去影响、改变帛琉人的健康、饮食以及生活型态。


健康,值得传承的美好

帛琉副总统安东尼奥.贝尔斯回忆这些年来的变迁,感叹新一代帛琉人已经全然与土地脱节,面对新光医院的校园计画,他有着对帛琉下一个世代人民健康的殷殷期盼。

这几十年来,帛琉的生活型态,经历了很大的改变。

「以前,我们要在田里辛苦工作,像我小时候家里就务农;但现在因为务农无法有很好的生活,人们纷纷转到其他产业谋生,改由菲律宾与中国工人来从事农地等劳动,因此帛琉人的运动量变得很少,」让人感觉格外亲切的「阿公级」帛琉副总统安东尼奥.贝尔斯(Antonio Bells),回忆帛琉这些年来的变迁。

民以食为天,而帛琉人每天所吃的食物,也随时光荏苒而不同。

传统上,帛琉人吃很多鱼,另外还有沼泽溼地种的芋头、番薯、树薯等根茎类植物;但是现在,帛琉人大量改吃米饭,因为米饭保存不难,不易变坏,也很容易烹煮、吃饱。

相较之下,芋头要花好几个月耕种,烹调準备时还要清洗、削皮、切块、蒸煮,比较费工,煮完也只能保存一天。

种种现实的不便,让帛琉人的饮食逐渐改变。

「我们吃愈来愈多麵包、牛肉,或是像SPAM 这样的午餐肉罐头,让我们变得愈来愈胖。因此,台湾人试图帮助帛琉人再次找回均衡饮食习惯,真的是很值得关注的课题,」贝尔斯有感而发地说。

从历史中走来

身在其中,贝尔斯回忆帛琉人饮食习惯的改变,感慨良多。

「仔细探讨原因,与帛琉曾经历美国託管离不开关係;美国人带来经济上的援助,也带来更多的肉食选择,以及碳酸饮料、啤酒等西方饮食。于是,在逐渐发展的过程中,我们放弃了传统的饮食。」

「仅仅三十年间,帛琉人的饮食经历了大幅改变。我现在已经六十七岁了,但我还记得,小时候,也就是大概六十年前,我们大多只吃鱼类跟芋头,稻米因为进口不多,还不是很普遍。」

「一直到我念完高中,甚至到二十多岁时,我们还是吃家里栽种的食物,因为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田地,我放学后也要下田帮忙耕作或下海捕鱼。」

「可是,接下来的三十年,人们捨弃传统饮食,大量仰赖米饭与外来食物。一直到最近两、三年,才开始意识到,这个现象可能不太健康,但新一代的帛琉人,已经全然与土地脱节,无法再回到以前自给自足的耕作生活!」

台湾印象

贝尔斯曾经担任国会议员,在那段期间到过新光医院进行健康检查,当时就留下深刻印象;二○一四年十月,他再度前往新光医院进行膝关节置换手术,对于所有医师、护理师的友善与专业,再次刮目相看。

「在转诊到台湾前,我也曾经到菲律宾就诊;老实说,我对新光医院的印象比较好,从整体的接待、医疗品质,到医院的环境,水準都非常高。我的左膝盖在手术后很快就恢复;没有动手术的右膝,在医师的保守性治疗下,也可以正常活动。甚至,还意外让我减肥了,因为我只吃水果,我超级爱台湾的芒果,莲雾也非常好吃!」贝尔斯大笑着说。

贝尔斯如数家珍,笑得开怀,还不忘幽默地补上一句,「如果你跟我一样来自帛琉,就可能会对帛琉以外的所有医院,都感到印象深刻!」

给未来一份期待

「听到新光医院与帛琉携手的转诊,不但愈来愈顺利,而且新光医院还要在帛琉的小学展开公共卫生教育,改变孩子的饮食习惯与生活习惯,我觉得这是件很好的事!」

贝尔斯开心地说:「听到我的孙子对我说,他们开始在学校园子里种植蔬菜等作物,我很高兴,也很期待看到,新光医院正在学校里进行的计画,能够有所成果。」

「我觉得这样的计画很重要,因为现在的帛琉小孩,不太听父母的建议,但是会听从老师的教导。而从孩子这端,又可能回过头来影响父母的选择,甚至带动整个家庭的改变,因为帛琉父母很宠孩子,会看孩子喜欢什幺,就投其所好。

如果孩子想吃新鲜的蔬菜、水果,父母一定会为孩子準备这些食物,全家的饮食习惯就可能因此改变!

摘自《跨海的守护者》

数位编辑整理:曾琳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