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掌机旷视 >【善人善事下】前大耳窿入狱4年改过自新召民众月付50元助人助 >

【善人善事下】前大耳窿入狱4年改过自新召民众月付50元助人助

2020-06-12 17:31:13 来源 : 掌机旷视 点击 : 379

【善人善事下】前大耳窿入狱4年改过自新召民众月付50元助人助有一天,一个人因突然感觉呼吸不顺畅而去求医,结果被医生发现其肺部出现问题,且必须立刻进院检查,接着还动了手术。他住院一个月后总算痊癒,但当他开心地出院时,却很不幸地突然死亡。院方经解剖后发现,他是死于心脏病。原来,他在办理出院手续时,被住院费和医药费账单上的数据吓了一跳,当场因心脏病发而死。以上是中文电台DJ陈浩然在一场活动推介礼上说的一则黑色笑话,但这则笑话却也道出了一个事实:“现在杀死人的不是疾病,而是高涨的医药费。”所以,有人花钱买医药保险,有人生病时对外筹款,但也有人想到了另一种解决方案──即通过众筹方式分担医药费。在疾病面前,人人平等。无论你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或是普通平凡的小人物,当疾病来袭时,你都会感到措手不及。如今,医疗通货膨胀率平均每年上涨10至15%,导致医药保险费也随着水涨船高。对马来西亚人来说,医疗费用是越来越沉重的负担。就在这个人人为高昂医药费喊苦的当儿,曾经历起伏跌宕人生的梁耀辉,奋力创办了“生命工程”(Life Engineering)组织,并通过手机应用程式,以众筹方式助人缴付医药费。现年43岁的梁耀辉曾是人见人怨的大耳窿,当时,他每天过着醉生梦死、夜夜笙歌的生活。他形容,那是黑暗的世界。过后,他也曾入狱4年,但他却非常感恩那为期4年的牢狱之灾,因为这场牢灾让他得以静心读了很多书,可说是因祸得福。2012年,他在一场宗教营会里受到感动,从此洗心革面,决定不再当大耳窿。接着,他投资冰淇淋事业,在创业两年内,他却亏了百多万令吉,欠债九十多万令吉,并欠员工4个月薪水。“那是一段很辛苦的日子,但我学到很多。我学到如何与人相处,并了解到为何要帮助人。生命工程就是在这过程中被创造出来。”去年1月,梁耀辉读到一则新闻,指新加坡一名女孩因患上急性肝癌而昏迷。当时,院方指女患者的治疗费高达150万元,且需先支付30万元,院方才会替她展开疗程。结果,她等不到两週就去世了。集2万人力量筹钱救人事后,他思考要如何解决这类问题,结果,他想到众筹的概念。“于是,我创办生命工程这个组织,当有一部分人有需要时,另一部分人就会为他们分担医药费。比如我们的组织共有10万人,而现在有人需要一百万元的医疗费,那幺,这10万人就每人捐出10令吉来支付这笔医疗费用。”他简单地说,生命工程应用程式不收取任何服务费,且不会赚取任何利润。只要有会员患病,他们就可以到全马主要医院治疗,然后由生命工程组织支付医药费,再由所有会员分担有关医药费。他的简介难免引起疑问:“那幺,我们还需要买医药保险吗?”对此,他抛出一些数据。“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我国超过35%人口没有自费率,这是令人震惊的数据。他们生病时可能没有办法付医疗费,换言之,他们根本买不起每个月保费约200令吉的医药保险卡。”他认为,买保险是因为受保人需要数百万令吉的保费,待去世时留给家人一项保障,而生命工程却是旨在帮助会员渡过医疗难关,因为病患往往在遇到经济压力时很难复元。目前,生命工程应用程式是唯一专为支付医疗费用所开发的众筹程式,此应用程式的宗旨在于取代传统的医疗费用支付方式,如自费、保险代付及筹款付费等。生命工程预计在2017年12月招收2万名共享者,至今共有86家私立医院及135家公立医院为其指定医院,当中包括着名专科医疗机构,如马来西亚国家心脏研究所,以及敦胡先翁国家眼科医院等。生命工程通过广告赚钱对于那些可能连50令吉也付不起,或因为没有智能手机而无法加入生命工程组织的穷人,梁耀辉指出,那是生命工程的长远目标。“我们打好基础后,可能会开一个平台来帮助这些贫穷的社群。现在,每个人每一天都会间接或直接创造一些资源,让其他人分享。我们未来想做到每个人都不再需要付费。“我们没有通过这个应用程式赚钱,但却可以通过另一个管道,如广告方面赚钱。我们会将收益的30%回馈给大家,包括游戏、健康配套、健身、验血和保健品等,以减轻会员的负担。”他披露,生命工程目前已筹得102万令吉作为资金,稍后还将获得来自香港的150万令吉作为直接投资,而他本身也已着手与本地企业和社险等洽谈合作方案,并相信生命工程组织可重塑传统的医疗生态系统。“生命工程将持续寻找更多投资者加入,因为此项计划并不会从众筹的医药费上赚取任何资金,反而只会从应用程式的广告处获得收入,以回馈给投资者。生命工程将在下半年把这项应用程式扩展至国外,而目前已经在着手进行中。”不支付小病医疗费骆锦川是生命工程组织的共同创办人兼首席执行员,他与梁耀辉是相识于后者从事冰淇淋事业的艰难时期。“当我第一次听到生命工程的概念时,我心里就暗想,这可行吗?在知道梁耀辉过去的背景后,我就觉得没有什幺不可能的事情。我们关心的对象是自己和别人,同时,我们也都担心自己未来所必须支付的医疗费用。首先,你必须先加入成为生命工程师或分享者,并组成一个团体,然后大家互相关怀和帮助。”他说,工命工程的4名主要成员的年龄都超过40岁,而他们也都觉得这是一项很有意义的计划。目前,生命工程只公开给年龄介于8至40岁的大马公民加入,预计在3至6个月后才会扩大加入者的年龄层。提到滥用的问题,他强调,生命工程的精神包括体谅。“你不会因为发烧感冒这种小病去医院就医。如果是这样,我们不会付款。另外,我们注重的是治疗,所以只支付基本病房的费用,而不是五星级医院的豪华设备费用。”会员需以信用卡按月缴款“我们不是保险,而是一种解决方式。我们不收保费,但你需要给予承诺。每个人每个月有限制地支付不超过50令吉的费用,一年最多为600令吉,就可以无顶限地分享有关资源。有时候,也许你因为太忙或人在海外而忘了付费,所以,我们要求会员先支付一笔仅100令吉的押金。”骆锦川指出,生命工程组织的成立旨在凝聚众人的力量为有需要的人支付医药费,参加者在注册为会员时,需提供身份证和信用卡等证件,供该组织按月自动扣账。“任何人在注册为会员后,都需等待60天,让我们查证其资料,以防有人今天加入,隔天就去医院治疗,并要求生命工程代付医药费的滥用事件的发生。”接着,会员或共享者需支付100令吉的年费和100令吉的押金,才能加入由TMF集团所管理的生命工程计划众筹基金。 TMF集团是一家国际金融及行政服务提供者,且是该计划委託的外部受託人。若任何共享者需要在任何指定的医院接受治疗,那幺,共享者只需向有关医院展示他们在应用程式中的ID,即能入院接受治疗。有关医疗申请将会立即被受委託的专业医疗审计师(PMA),即Eximius Medical Administration Solutions Sdn. Bhd. (EMAS)审计并批核。有关共享者出院时无需自行缴付医药费,因生命工程将会为他支付医疗费用。生命工程计划将会在TMF集团管理的众筹资金中提取基金,以支付相关医疗费用。会员越多 付费越少生命工程应用程式是由Nexstream私人有限公司开发,其核心人物包括两名创始人,即骆锦川和梁耀辉、法律总监李凯及首席行销总监陈浩然(Jeff)。陈浩然在推介活动上向民众解释融资 (Crowd Fund)和众筹(Crowd Share)的分别。他强调,生命工程是一个众筹应用程式。“其实,华社对众筹并不陌生,比如在婚宴、满月、葬礼等活动上,大家都有给礼金或帛金,以减轻主办单位的经济压力,这就是一种众筹分享的概念。”他说,共享者不必担心资金不够分享,因为除了投资者,若大家勤于分享,壮大团队,那幺,该组织就会有广告收益。“组织的规模在此应用程式中发挥关键作用。共享者的数量越多,那幺,每名共享者的付出就越少,而捐款将根据医疗账单的总额,以及该月共享者的数量而定。”‧2017.04.26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