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每日访谈 >炒作旧药殃及病患,弓形虫症药物暴涨后在舆论压力下降价 >

炒作旧药殃及病患,弓形虫症药物暴涨后在舆论压力下降价

2020-07-22 21:37:58 来源 : 每日访谈 点击 : 648

炒作旧药殃及病患,弓形虫症药物暴涨后在舆论压力下降价

许多特殊领域用药随着专利到期,日久「年华老去」药价低迷,然而,却仍是许多患者不可或缺的用药,于是兴起一种投资方式,也就是买下老药所属药厂,或是买下药物权利后,将老药大幅涨价以实现获利,弓形虫感染用药达拉匹林(Daraprim)就因此暴涨近 55 倍,引起舆论强烈抨击,包括美国总统候选人希拉蕊都严词批评,在强大压力下,投资药厂终于屈服,表示将调低价格。

弓形虫症很少发生于免疫力正常的一般人身上,在美国,有 6,000 万人身上带有弓形虫,却对健康几无影响,不过当免疫力下降时,如接受化疗的癌症患者、接受器官移植而使用压抑免疫力的抗排斥药物,或是得到后天免疫不全症候群(AIDS)的患者,感染风险大增,严重时可能会致死,患者因此每日都须服用达拉匹林等抗弓形虫药物。

达拉匹林是一颗老药,除了身为弓形虫症的标準第一线用药以外,也可用于疟疾,在 1953 年就已经获得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核准上市,当时属于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药厂。2010 年,葛兰素史克将美国销售权卖给 CorePharma,隔年,CorePharma 又被 Impax Laboratories 买下;2015 年,图灵药业(Turing Pharmaceuticals)买下达拉匹林的权利,随即宣布将调高售价,从 13.5 美元(约 447 元新台币)暴涨到 750 美元(约 2.5 万元新台币),暴涨 54.55 倍。

消息传出,医疗体系与病人团体大为震惊,包括美国传染病学会以及 HIV 医药协会都全面抗议,表示这对需要用药的少数弱势病患极为不公不义,保险公司也气得跳脚,表示可能负担不起,医院将被迫改用其他替代药物,但药效不如达拉匹林,可能损害病人健康,但是图灵製药创办人暨执行长马丁(Martin Shkreli)一开始以这颗药物在总体医疗市场中无足轻重辩护,又表示所赚的钱会用来投入开发弓形虫新药,以及可与医院及保险公司商讨特殊计画,有困难的病人还是能拿到药物等,不过大众与媒体不接受他的辩词,包括希拉蕊在内,舆论严词抨击,终于让马丁让步,表示会调降价格,不过确实的新定价未定。

炒作旧药殃及病患,弓形虫症药物暴涨后在舆论压力下降价 图灵製药创办人暨执行长马丁。

这不是达拉匹林第一次涨价,达拉匹林原本一颗药只要 1 美元,CorePharma 买下权利时就先涨了一次价,据市调公司 IMS Health 统计,此举让达拉匹林的营收从 2010 年的 66.7 万美元激增至 630 万美元,而开立处方数并未因此减少,仍为 1.27 万份,这个先例让后续药厂食髓知味,当 2014 年 Impax Laboratories 以 7 亿美元买下  CorePharma 与相关企业之后,再度祭出涨价,这次涨至 13.5 美元,使得开立处方数减少到 8,821 份,但总营收则再增加至 990 万美元。

于是马丁看上了这颗药物,打算故技重施。事实上,这也不是马丁第一次进行买下药物后大幅涨价的勾当,2011 年马丁创办生技公司 Retrophin,买下罕病药物 cystinuria 之后,把定价从每颗 1.5 美元调高到 30 美元,当时就已经广受抨击,马丁或许因为年轻气盛沉不住气,受到抨击时,竟然大嘴巴讲出了药业的潜规则,也就是实际上药厂会与保险公司、医院私下谈判,面对谈判力强的对象,就以大幅折扣售药,甚至药厂还会以慈善之名补贴药价,所以事实上涨价并不如表面上影响那幺大。马丁表示每个人都能拿到药,不用担心会多付钱,因为公司会跟保险公司「乔」好,此话一出,简直成了业界公敌,马丁即刻遭董事会开除下台一鞠躬,之后双方还互打官司纠缠。

但是马丁从哪里失败就从哪里爬起来,打算再接再厉,2015 年 8 月又集资 9,000 万美元成立图灵製药,同日以 5,500 万美元买下达拉匹林的权利,然后大幅调高药价,打算快赚一笔,或许马丁认为达拉匹林前两次调高药价都没有引起太多抗议,不会重演他在 Retrophin 的历史,不幸的是这次果然又踢到铁板,让他再度成为舆论轰炸的对象。

调涨药价已非特例

许多医师也质疑马丁开发弓形虫新药的说词,表示达拉匹林虽有副作用,但副作用都可控制,已经是相当好的药物,很难再开发更好的药物,必要性也不高。另一方面,许多人认为既然达拉匹林涨价,但专利又早已到期,何不鼓励其他药厂开发学名药?不过,达拉匹林于 Impax Laboratories 时代就从药店系统下架,改由药厂严控药物流向,导致学名药厂难以取得样本比较药效,而达拉匹林用于少数病人的事实,也让学名药厂兴趣缺缺。

儘管马丁于再度引起众怒之后,鬆口表示将调降药价,但翻炒旧有药物予以涨价的产业现象不会因为他一个人的退让而消失,除了达拉匹林的前两次涨价,以及马丁前公司对 cystinuria 涨价的前例以外,譬如针对多重抗药性结核菌的药物环丝胺酸(Cycloserine),在由罗德里斯製药(Rodelis Therapeutics)买下后,从 30 颗 1.08 万美元涨价到 1 颗 500 美元,罗德里斯製药辩称这是为了投资药物生产线确保供应无虞;知名连环购併公司范立恩(Valeant)也自马拉松製药(Marathon Pharmaceutica)买下 2 款心脏用药异丙基肾上腺素(Isuprel)与 耐危压(Nitropress)之后,分别予以涨价 525% 与 212%,因而遭到美国国会调查,而在范立恩之前,马拉松製药自己在买下这两款药物权利时也一样把价格涨为先前的 5 倍。

只能说,调涨药价,甚至大幅调涨药价都并非特例,马丁两次调涨药物都惨遭砲轰,只是「专打不长眼」的结果,上次竟然大嘴巴洩漏潜规则;这回,达拉匹林已经调涨过 2 次药价,涨到 13.5 倍,还要再大涨近 55 倍,当然引起反弹,而由于达拉匹林用途的特殊性,导致马丁「歧视 HIV 患者」标籤上身,更添争议,于是撞得满头包,反倒是其他家公司默默赚钱,却躲过舆论抨击的浪头,只能说这种敏感操作不能光是财大气粗横冲乱撞,马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这次事件能引起舆论对药价问题的讨论,或许也是意外对社会有功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