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分享地理 >18年前只有50人上街 >

18年前只有50人上街

2020-05-23 13:36:45 来源 : 分享地理 点击 : 274

18年前只有50人上街

文/罗小编

去年5月24日,我国大法官释宪「民法未保障同婚属违宪」后,性少数族群期望透过同志大游行让政府儘速立法,开放同婚,儘管台湾已是亚洲国家内高度包容同志的国家,但是政府对于立同婚法、保障性少数者人权政策上似乎还是停滞不前。

18年前只有50人上街


(图/翻摄自Instagram@hanyny)

韩国虽近十几年来影剧、音乐发展神速,流行文化已经走在亚洲、甚至全世界流行尖端,在一些MV中甚至还可以见到女团穿着裸露、歌词还带有性暗示,然而一旦触及「同性恋」的议题,整个韩国社会还是相当保守。

由于韩国信仰基督宗教人口高达三分之一,政治人物始终不敢公开支持「同性恋」,公开出柜的艺人更是屈指可数。在这幺高压反对「同性恋」的韩国,同志大游行会是怎样的景象?小编接下来搭配着韩国近期时事,带大家深入认识。

18年前只有50人上街


(图/翻摄自Instagram@dydanny_park)

昨日(14日)是南韩首尔第19届同志大游行,象徵性少数族群的大型彩虹旗,布满了首尔市政府前的广场。

根据主办方的估算,昨日参与首尔酷儿文化祭的人数高达12万,而跟着参与4时游行的人数则达6万,包括南韩国内、来自国外的同性恋者及支持者。即使顶着33度炎热的高温参与游行,参与者的热情依然不减,他们穿着各式各样的奇装异服展现最自我的一面。去年的首尔同志大游行下着雨,因此今年的艳阳对他们来说更显珍贵。

然而,想要在保守的韩国社会中生存,就无法避免迎向他人的眼光。相对于首尔市府广场的游行人潮,在首尔广场外围则由反同人士所包围着,他们从大汉门出发,企图阻挡同志游行的前进。

18年前只有50人上街


(图/翻摄自Instagram@hdj0511)

母亲不是只有母亲节时才伟大,同性恋也是如此,你我的生活周遭就有可能存在着同性恋者、或是其它性少数族群,因此19届首尔同志大游行主打的标语是「Queeround」,首尔酷儿文化祭组织委员会姜明珍(강명진,音译)会长说道:「很高兴首尔同志大游行能顺利进行,让性少数族群能够肯定自我认同、交流文化、创造和社会沟通的空间。」

18年前的首尔同志大游行初起步,由于社会对同性恋者的高度打压,许多性少数者根本不敢参与游行,当时的游行人数只有50人。近十几年间,随着知名主持人洪锡天(홍석천)公开出柜,社会大众渐渐了解、甚至包容性少数族群的存在,他们也渐渐对自己的性向产生自我认同。

18年前只有50人上街


▲南韩知名出柜艺人洪锡天/翻摄自洪锡天Instagram

不久前正逢南韩国内的地方选举,当时自由韩国党的首尔市长参选人金文洙(김문수)曾经公开反对同性恋,他说:「同性恋比吸菸、吸毒还可怕!」、「如果韩国社会认同同性恋者的存在,那幺将无法阻挡爱滋病的蔓延。」,而在去年总统大选时自由韩国党的洪準勺曾经在辩论会中问文在寅:「你支持同性恋吗?」文在寅回答:「我讨厌同性恋者!

针对南韩国内政治界内保守的风气,主办方说:「今年的地方选举可以看到候选人为了选票说出伤害性少数族群的话,而政府只用一句『社会还需要共识』了事!我们认为一个人的性倾向并不能成为他人表示反对或支持的对象,为了让南韩社会开始出现这种共识,我们需要挺身而出!」

18年前只有50人上街


(图/翻摄自Instagram@talkjoy9312)

首尔同志大游行在上午11时(当地时间)正式展开序幕,南韩人权委员会、欧盟驻韩代表处、13国驻南韩大使馆、南韩各大学的性少数者社团、甚至基督教与佛教中支持同性恋的教派,也都来到首尔广场设摊。

现场摊位数达一百多个,他们希望南韩国内能改善歧视、打压性少数者的态度,同时期盼南韩也能像美国、加拿大等实现婚姻平权。首先由各式各样的表演与活动展开活动的序幕,其中男同性恋者表演的韩国传统农乐(농악)更是将气氛带到最高点。

18年前只有50人上街


(图/翻摄自Instagram@cheese__kmj)

受众人瞩目的不只50公尺长的巨型彩虹旗,首尔广场内一尊来自荷兰,身着绘有75国国旗装的雕像更是众人关注的展览焦点,也是代表着19届首尔同志大游行的精神象徵!原来这是来自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彩裙(Amsterdam RainbowDress),彩裙上的国旗象徵着尚未将同性恋除罪化的75个国家

说到此处,其实南韩并未将「同性恋」正式全面除罪化,直到现今,南韩的军法还是将军人在营区外的同性性行为视为非法(军刑法92条第6项),若违法可被判两年以下徒刑。在去年5月24日台湾大法官宣布民法违宪之时,南韩则是宣判营区外进行同性性行为的刘姓大尉有罪,令他当场在法庭上昏倒,失去意识。此外去年南韩军方甚至爆出透过威胁、手机软体调查、其他士兵的告密等方式来打探谁是同志的丑闻。

18年前只有50人上街


(图/翻摄自Instagram@hanyny)

18年前只有50人上街


(图/翻摄自Instagram@youjindo)

游行活动始于下午4时30分,游行队伍从首尔广场出发,沿途经过乙支路、钟阁、钟路、明洞,之后绕回首尔广场,路程约4公里,游行队伍沿途抬着巨型彩虹旗,奇装异服的打扮吸引沿途观众注目。

而另一旁大汉门前聚集着参与反同集会的基督教人士,他们自午后1时聚集后开始边提着「等着你们回来」、「你们需要被神恢复!」等反同标语的牌子边唱圣歌。反同基督教人士说出为何反对同性恋者:「神将人类分为男性女性,然而同性恋行为却违反神的旨意」、「同性恋会传播爱滋病」。

金善圭(김선규,音译)牧师说道:「我们虽爱大韩民国所有子民,但并不表示我们能接受、容纳这些同性恋者奔向灭亡的行为。

18年前只有50人上街


▲反同集会/翻摄自Instagram@joohyoungbok

为了防止两方人马的冲突,这次警方派驻了300名警力支援,所幸双方没有任何冲突。

南韩的反同势力十分庞大,事实上第19届首尔同志大游行在举办前曾经面临严峻考验!超过20万人上青瓦台官网支持「反对首尔、大邱举办同志游行」,连署中表示他们不是反对同性恋,而是反对游行队伍穿着过度暴露的衣服,他们批评这些性少数者看起来「非常猥亵」

南韩在两性平权、女权、婚姻平权上还有一大段路要走啊!当然,身在台湾的我们也是。


相关阅读